首页 > 名人访

专访“AlphaGo之父”哈萨比斯:要用AI理解宇宙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新浪体育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7/5/22

“AlphaGo之父”哈萨比斯

文章来源:量子位

哈萨比斯,DeepMind创始人兼CEO。

DeepMind开发出人工智能围棋程序AlphaGo,他也因此被称为阿法狗之父。还有一天,AlphaGo和柯洁的围棋人机大战即将揭幕。

大战之前,哈萨比斯接受BBC广播节目《荒岛唱片》专访。谈论了他眼中的人工智能、AlphaGo,以及他自己对科技、艺术的见解。

哈萨比斯的母亲是新加坡华裔,他形容自己的父母“放荡不羁”,对他而影响是:不要循规蹈矩,走自己的路,并且一直走下去。

而这位从小就是“国际象棋神童”的天才,也确实跟普通人不一样。例如,他下班回家之后,会从晚10点工作到早上4点,“读最新的学术论文,创造性地思考”。

在人工智能领域,最让他兴奋的两件事:一是深度学习、二是强化学习。前者用于识别,后者用于决策。

“将这两个系统结合是我们非常大的创新,从某种意义而言,我们创造了智能的雏形。本质上讲,我们还处于人工智能研究的初期。”哈萨比斯说。实际上,AlphaGo就是深度学习和强化学习结合的产物。

谈到AlphaGo,哈萨比斯说“我们对这台机器的能力很震惊,因为AlphaGo居然有自己棋路,但是对于它能下这么好,我们没有感到惊讶,我们也很高兴它做的事情都是我们设计范围之内的事情,也就是下围棋。”

尽管AlphaGo是面向围棋这一狭窄领域的人工智能,但哈萨比斯表示,DeepMind正在使用AlphaGo系统的变体来服务其他行业,“其中一种变体应用于医疗行业,我们正在着力解决蛋白质折叠的问题”。

在这个访谈中,不单单谈论技术趋势,而且穿插播出多首哈萨比斯选出的乐曲。其中有一首来自《星际穿越》。

“这部电影和我的最终目标关联紧密,我想理解我们周围的整个宇宙,《星际穿越》的主题正是这样:理解时间、黑洞、我们在整个宇宙中的真正地位。”,把征途放眼星辰大海的哈萨比斯说:

“这正是未来我想用AI做的事。”

以下是哈萨比斯专访全文,量子位编译整理:

主持人:今天做客“荒岛唱片”(Desert Island Discs)节目的是人工智能专家哈萨比斯(Demis Hassabis)。

这个头衔并不足以彰显他的成就,因为哈萨比斯还是一位神经学家,电脑游戏设计师,企业家和世界国际象棋大师。

他目前正在从事哪方面的研究?

简单地说,为一切问题寻找可能的元解决方案。

考虑到他过去的成绩,哈萨比斯应该非常适合这项工作,一是因为科学家的严谨作风,二是他极有可能具备这样的能力。

哈萨比斯幼年是一名国际象棋神童,16岁考入剑桥大学,并以双重一级荣誉学位的成绩从剑桥毕业。30几岁的时候,哈萨比斯和合作伙伴将他们创办的人工智能公司DeepMind,以4亿英镑(5亿多美元)的价格卖给了谷歌。

哈萨比斯说过不少有意思的话,不过有一句很有料,“我认为建造人工大脑是探究人类某些思想谜团的最好办法,比如意识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做梦,创造力是什么东西。”

欢迎哈萨比斯!

梦,创造力和意识是人类区别于其他动物的最重要特征,而你给我的感觉并不像那些陷入存在主义焦虑的人,你很喜欢思考这些问题,对吗?

Hassabis:是的,这些对于人类意义巨大的问题,我一直都非常感兴趣,比如生命的意义,我们为什么存在,宇宙的运行等等,像物理,科学,人工智能,以及破解这些谜题的方法。

主持人:为一切问题寻找可能的元解决方案,这个想法意味着有这么一把钥匙可以打开所有问题的门,我觉得正如最好的科学可以解决不可能解决的问题,而最坏的科学一定极端荒谬的,如果我说得不对,请你纠正。

Hassabis:如果我们思考文明是怎样演化的,人类社会是怎样形成的,其实这些都是人类智慧的杰作,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讲,智能就是元解决方案,帮助实现我们对这个社会的期许。我从小就觉得计算机是可以增强人脑功能的神奇设备,而人工智能就是实现这一目的的最终落脚点。

主持人:极具智慧的人通常都是异于常人的,你身上有哪些与众不同的特点?

Hassabis:我有些习惯可能跟别人不太一样,我早上4点才睡,上午10点开始工作,花一整天在办公室,回去和家人一起吃晚饭。

 

晚上10点或者11点开始第二天的工作,一直工作到第二天早上,通常,我会在这几个小时里进行研究,读最新的学术论文,创造性地思考。

0

 

主持人:人工智能领域到目前为止最令人振奋的突破是什么?

Hassabis:从我们的角度看,最令人振奋的突破就是将两个领域的人工智能结合在一起,一是深度学习,也就是使用人工神经网络模仿人脑原理。

主持人:你是说神经通路?

Hassabis:是的,就是这些通路构成了神经网络。当这个功能非常强大的时候,就可以应用于物体识别,语音识别。

主持人:这就像三四十年,计算机不可能看到一只猫,然后就说出这是一只猫,而现在可以了。

Hassabis:是的,如果给计算机提供几百个例子,告诉它猫长什么样,它就能判断出来。

第二个领域是强化学习,这个是我们的专长,主要用于决策。一个人世界观的形成是基于他的经历,而世界观也会帮助他做决定。我们正在在一款电脑游戏上测试一套算法,算法比人类玩家的分数还高。

 

将这两个系统结合是我们非常大的创新,从某种意义而言,我们创造了智能的雏形。本质上讲,我们还处于人工智能研究的初期。

1

 

主持人:我不知道你们为此付出了多少努力,但是你的解释浅显易懂。稍后我们将讨论关于人工智能技术的担忧和机遇,现在请Demis为我们介绍第一支曲子。

Hassabis:《银翼杀手》是一部关于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技术的电影,我特别喜欢。

这部电影上映的时候我只有十几岁,可以说让我大开眼界,因为它将人工智能技术活生生地展现在一个美丽的影像世界里,我想用美轮美奂来形容那个世界。

Roy Batty最后的那段台词我非常喜欢,他说起星际旅行中那些令人动容的,人类没有办法体会的回忆,而这些回忆就像眼泪和雨水一样,永远不能找回。

我也非常喜欢Vangelis的电影配乐,对我走上人工智能研究之路,并把人工智能变成现实的启发很大。

我曾见过人类无法想象的美,我曾见太空战舰在猎户星座旁熊熊燃烧,注视C射线在天国之门的黑暗里闪耀,而所有过往都将消失于时间,如同泪水消失在雨中……死亡的时刻,到了。

Tears In Rain Vangelis - Blade Runner Deck Art 765

主持人:刚才听到的是由Vangelis作曲的,电影《银翼杀手》中的配乐《泪水消失在雨中》(Tears in Rain)。

Demis Hassabis,每次我读到你关于人工智能研究的讲话,感觉听起来,怎么说呢,都是那么的春风和煦,有点煽情,让人感到温暖,措辞也比较婉转。可不可以谈谈这个,因为业内人士和一般人的理解反差很大,比如说我,就感觉人工智能挺可怕的。

Hassabis:智能是一种非常了不起的能力,我们甚至可以称之为一种力量,拥有它我们就能发明创造。作为工程师,我们希望把智能分成若干部分进行分析,理解其中的程序和机理,这是令人非常着迷的事情。

主持人:你觉得这些都是可以通过计算完成的,可以通过数字推算。

Hassabis:对这个我持开放态度,可能有些伟大的科学家也有不同的观点。比如,数学家Roger Penrose认为大脑中存在一些量子现象,因此使用传统的计算设备不可能完成对智能的分析,要通过量子电脑才能完成。

主持人:你的观点是什么?

Hassabis:生物学和神经学研究都显示大脑中没有晦涩如量子力学一般的现象。我们还是会对新发现和新理论保持开放态度,但目前公司的运营还是基于人脑中的一切现象都可以用一般电脑设备分析计算的假设前提之下。

主持人:DeepMind的名字本身就是那些目前我们理解起来还很困难的领域,比如创造力和意识,我可以用“隐秘”来形容那些目前科学还无法触及的大脑区域吗?

Hassabis:可以,我觉得可以用“隐秘”或者“浮现”来形容,这些待探究的谜题可以从根本上区分人类与其他动物,我认为我们正处于开始理解这些问题的起点。

主持人:可不可以介绍一些最近一两年令人难以置信的的新发现?

 

Hassabis:当然,比如一些关于梦是什么的理论,而这个问题已经困扰人类几千年。新发现表明,做梦其实是大脑中的一个称作海马体的区域在睡眠的时候重放最近能够激起强烈感情的记忆,而重放的速度要比记忆事件发生的速度快很多,而大脑的其他区域在了解这个情况之后,根据上百个例子——有些可能你只在真实世界中经历过一次——做出相应的反应,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2

 

主持人:我们再来点音乐,现在听什么?

Hassabis:我找了恩雅的《水印》(Watermark),选这个曲子的原因是,这是我买的第一张CD,那时候我大概十二三岁的样子。15岁的时候,我自学了钢琴作为嗜好,这首曲子是我最开始学的几首之一。选它的原因是这首曲子非常好听,又很好弹。

Watermark Enya - Paint The Sky With Stars

主持人:Demis Hassabis,你的父母生了三个非常有趣的孩子, 你的妹妹是一名作曲家,音乐家,弟弟是一名职业牌手,还有你。能不能介绍一下是什么样的父母造就了这样的孩子?

Hassabis:我的父母也非常有意思,如果用一个词形容的话,那就是“放荡不羁”。

我父亲年轻的时候是一名创作歌手,但是他也做了许多创造性工作,有一段时间,他们还开了一家玩具店。我的父母都喜欢按自己的喜好做事,这对我们三个人都有影响,那就是不要循规蹈矩,走自己的路,并且一直走下去,这样一点问题都没有,实际上那才是生活的正确方式。

主持人:你说你的父母曾经开过玩具店,是不是有的时候也会把玩具满屋子乱扔,然后部件就不齐全了?

Hassabis:没错,其实还就是这种经历让我有了最初的游戏设计实践。有时候会有成套游戏或者玩具部件缺少的情况,就卖不出去,我就根据这些游戏的规则创造一些部件,然后和我的弟弟妹妹一起玩,测试是不是行得通,然后根据测试的效果再改进,我就是这么学会游戏设计的。

幼年哈萨比斯(左下角)正在下象棋
幼年哈萨比斯(左下角)正在下象棋

 

主持人:你4岁就开始学国际象棋,6岁开始比赛,然后11岁的时候,你去列支敦斯登参加了一场国际巡回赛,那期间发生了一件非常不寻常的,令人印象深刻的事情。

Hassabis:是的,11岁的时候我去列支敦斯登参加了 一场国际巡回赛,一个非常大的比赛大厅,有几百名来自世界各国的棋手。

我和一个当时是丹麦冠军的棋手对局,下到10个小时的时候,残局非常有意思,我剩王和后,他剩王,车和象,他当时占有一点优势,但应该是平局。

我们又下了4个小时,他一直试图取胜,最后他耍了一个小把戏,困住我的王,我能做的只能是放弃我的后,然后就会下成王棋受困而以平局结束。但是我当时太累了,居然没有想到放弃我的后,而是选择了认输,因为我以为我会被将死。于是他站起来,问我为什么要认输,本可以下成平局的,然后他还下给我看,我记得很清楚。

当时我就想,我后来也想过,这对一个11岁的孩子而言是不是有点残酷,因为他的对手是一个成年人,我觉得这样做是不对的。

后来我就想,我们是不是在浪费大脑,因为这个级别的比赛选手都是顶尖的,为什么不用我们的脑力去做点更有意义的事情,比如解决癌症问题,找到其他疾病的治愈方法,那不是更好吗?

主持人:你11岁就有这种想法?

Hassabis:是的,我有一种顿悟的感觉。

主持人:你的父亲那时候安排你在家学习,以便你能专心于练棋,你有没有很父母谈过这个问题?

Hassabis:他们非常震惊。

 

当时我在我那个年龄段的棋手中世界排名第二,所有人都想当然地认为这就是我将来的职业。下棋是我生活的全部,我一点都不记得上过什么课,全都是下棋,虽然也会用到电脑,所以没错,11岁能说出那些话,还是挺厉害的。

3

 

主持人:再来点音乐,Demis告诉第三首想让我们听什么。

Hassabis:我挑了KLF乐队的《白色房间》(The White Room),十几岁的时候我算不上很逆反,听KLF的歌可能我做过的最逆反的事情了。我就是非常喜欢那种复古的思维,还记得那个时候就是边用卡带反复听《白色房间》,边学习高中课程。

哈萨比斯的第一台电脑ZX Spectrum
哈萨比斯的第一台电脑ZX Spectrum

主持人:刚才我们听到的是KLF乐队的《白色房间》。Demis Hassabis,你用国际象棋比赛的奖金买了电脑,8岁的时候买了第一台电脑,是一台ZX Spectrum。

你曾经引用过物理学家Richard Feynman的话“我不能创造的,我也无法理解。”这也是激励你去理解写程序的原因吗?

Hassabis:是的,我买了几本编程的书,而且我意识到这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工具。可以让电脑晚上开始计算,而你去睡觉,这个工具继续为你工作,早上起床的时候,问题已经解决,这种感觉实在是太好了,就像把人脑卸下来并加以增强,真是太神奇了。

我的下一台电脑是Commodore Amiga 500,学校里有几个朋友和我一起组成了一个黑客俱乐部,一起写代码,做影像演示,复制我们看过的电影活着玩过的游戏,所有的业余时间都贡献在如何用这些电脑更好地编程。

主持人:就像参与一个秘密计划。

Hassabis:是的,就像一个无人知晓的地下世界,有这样的感觉。

主持人:你说你提前一两年完成了高中课程,然后被剑桥录取,但是剑桥告诉你年纪太小,但是会为你保留学籍。这段时间你为一家公司工作,都从事了一些什么工作?

Hassabis:当时我在一个全国比赛中获奖,奖品是一份工作。那家公司叫牛蛙制作(Bullfrog Productions),创始人是著名的游戏设计师Peter Molyneux,他们设计了一款我12,13岁的时候非常着迷的游戏,一款名为《上帝也疯狂》(Populous)的模拟游戏。

我高中课程结束之后的第二天去这家公司报道,他们以为我是一个毕业生,结果没想到我那么小,他们甚至不能合法雇佣我,结果最后他们只能付给我现金,我用这些钱付了基督教青年会青年旅舍的住宿费用。

最后我们还是开发出来几个非常著名的游戏,其中一款我担任首席编程师和联席设计师的游戏,买了几百万套。

主持人:你的父母认为你一个人住青年旅舍没问题。

 

Hassabis:是的,他们不了解情况。那时候我们关系没那么近了,我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我觉得他们对我的情况一点都不了解。

4

 

主持人:下一个曲子是什么?

Hassabis:The Prodigy的Skylined。我在剑桥度过了非常美妙的三年,是我人生中最美的三年,因为剑桥对我而言就像一个度假营。

之前作为一名职业棋手,我从来没有在暑假休息过,一直在世界各地飞,虽然也很好。我有点后悔没有在高中课程学习之后去南美背包旅行,而是直接去为那家游戏公司工作,那份工作一直持续到我上剑桥之前。

所以我去剑桥之前就下定决心要好好过一下社交生活,并且学很多东西。The Prodigy在1994年发行了这张专辑,我一直在房间里放他们的歌。我还记得出去了一夜之后,会到房间,躺在床上,享受早上的阳光照进房间。

Skylined The Prodigy - More Music for the Jilted Generation

主持人:刚才听到的是The Prodigy的歌。Demis Hassabis,能听得出来,你在大学过得很快乐,虽然这也没有影响你拿双重一级的成绩,你还参加了不少聚会。这些会不会伤害你的大脑?听起来这首曲子还挺刺激的。

Hassabis:是的,所以剑桥的第一年是我人生的一个教训,当时确实有点散漫。在剑桥我也交到了很多好朋友,现在还保持联系。

主持人:剑桥毕业后你加入了另一家游戏公司,也创立了自己的游戏设计公司。说起来这个有点脸红,我这辈子还从来没玩过电脑游戏,我都错过了什么?

Hassabis:成功的游戏都会从一个侧面反映生活,可以从中学到很多东西,生活不允许我们一直追求安稳,需要不断激发我们产生新的想法,改进策略,开发自己的大脑。我认为游戏像是大脑体操,无论是桌上游戏还是电脑游戏,都可以增强我们的大脑功能。

主持人:我们谈一谈世界智力运动会,你在1998到2003年期间获得了五次冠军,这项赛事像是头脑游戏的节日。我们知道奥运会,那是体能的竞争,看比赛的时候我们知道,那种体能的竞争水平,我们永远没有办法达到,因为我们看到了那种紧张程度,肌肉的拉伸,跳动的脉搏,和汗如雨下。

智力运动会的看点是什么?

Hassabis:和奥运会相类似,只不过不是体力方面的。脑力比赛也很紧张,有智力的对撞,通过比赛项目表现出来。

 

那些比赛也让我理解到真正擅长一件事情需要付出的努力,这也是我从很多职业比赛当中得到的经验,那就是要迅速对情况作出评估,并判断如何做出下一步动作,这些也是我现在工作中需要具备的能力,比如对项目,人和需要具备技能的评估。另外,通过参加像纸牌,国际象棋这类的游戏,我们可以更好地了解自己,找到自我管理的最佳方式。这些都是可以相互转换的。

5

 

主持人:你给我们介绍的第五首曲子是什么?

Hassabis:是一首Michael Nyman的作品,Nyman是我最喜欢的现代古典音乐作曲家之一。我在为我的第一款大制作游戏进行编程的时候,经常听的这首。《主题公园》(Theme Park)是通向我职业游戏生涯的一扇门,我在设计这款游戏的那段时间,也就是最需要创造力的那一两个月,听了很多遍这首曲子。

主持人:刚才听到的是Michael Nyman为电影《绘图师的合约》的配乐The Garden is Becoming a Robe Room。2010年,你与合作伙伴创立了公司,经过三年的辛勤工作,你们向世界展示了这款意义重大的,可以成为专业级玩家的,“具备得高分本能的”机器。你们没有教这台机器如何玩游戏,但是你们安装了可以让它自己解决问题的,赢得游戏的工具。你的团队是怎么做到的?

Hassabis:是的,你说的是70,80年代比较流行的Tori游戏,我们赋予系统的也只有屏幕上的像素和得到最高分的目标,剩下的都需要机器自学。这项突破表明,我们的系统可以掌握一些对于人类专业选手都具有挑战性的技能。

主持人:也因为这个,史蒂芬霍金说人工智能可能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事件,而不幸的是,也可能是最后一个大事件,因为当我们为计算机赋予了本能,它们不光会想到我们在想什么,而且会想在我们前面,所以当然它们就取得了控制权。

Hassabis:我觉得还有很多的研究需要做,不过需要考虑的是,我们给这些系统赋予了什么目标和价值,然后确保它们会坚持执行我们赋予的目标。我认为人工智能是很好的工具,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实现目标。

主持人:你自己也很惊讶,是你发明了AlphaGo,观看了它击败李世石的比赛,澄清一下,国际象棋有35种落子选择,而围棋有多少种?

Hassabis:200种。

主持人:在你看到AlphaGo获胜之后,你也很惊讶?

Hassabis:是的,我们对这台机器的能力很震惊,因为AlphaGo居然有自己棋路,但是对于它能下这么好,我们没有感到惊讶,我们也很高兴它做的事情都是我们设计范围之内的事情,也就是下围棋。

主持人:所以你们会将善意程序编入机器?

Hassabis:是的,未来几十年,随着系统的发展,我们将更好理解需要编入什么样的控制程序,如何检查和解读系统的操作目的,我们也会在建造机器的过程中解决这些问题。

主持人:如果这些机器的设计者本身就存在恶意怎么办?

Hassabis:建构人工智能系统目前而言还是非常艰巨的工作,需要非常复杂的技能,这个世界上只有几百个人能够参与这项工作,其中大多数人都了解对方,整个人工智能社区很小,我自己一个人也没有办法完成整个项目。

 

我们的团队有400个人,其中250人是拥有国际知名学府博士学位的人员,而即使这样,我们的进展还是比较小的。这是一个原因。 另外一个原因是,在某个时间点,当我们已经更好地了解人工智能系统,以及我们需要怎样的立法才能解决相关问题,我们就会有更强力的,全世界都遵守的管制。

6

 

主持人:我可以长出一口气了。下一首曲子是什么?

Demis Hassabis:我挑了一首Queen的Who Wants to Live Forever。我认为Freddie Mercury是历史上最伟大的歌手之一,我喜欢这首歌原因是,它在和生命的短暂和脆弱对话,生命的这些特征我一直能感受到,我会思考怎样充分利用生命,因为它如此短暂。

主持人:刚才听到的是Queen的Who Wants to Live Forever。我看你听歌的时候一直凝视天花板,可能在思考生命和死亡。

谷歌2014年向DeepMind发出收购申请的时候,你同意出售公司,因为“能够创立一家公司是弥足珍贵,看着它从初创成长为人工智能领域的重要企业,”当时为什么要同意谷歌的收购?

Hassabis:除了这个原因之外,我还对谷歌做了一年的尽职调查,以及合并后的协作问题。

对我而言,同意出售与金钱无关,尽管有很多钱,我们的投资人并不想出售。而最终决定出售的原因是我认为与谷歌合并可以加速实现我们的项目,结合谷歌的实力,资源,我们可以更快地探索和拓展算法,雇佣更多的科学家进行研究。过去三年的进展也正如我们所料想的。

DeepMind的早期投资人是马斯克和Skype联合创始人Jaan Tallinn
DeepMind的早期投资人是马斯克和Skype联合创始人Jaan Tallinn

主持人:人工智能以及其相关技术可能威胁传统行业工人的工作,因为如果人工智能可以运用到这些工作中,就不再需要工人。

你说看到很多机会,但也有人看到的是很多人失业。哪些行业已经实现了人工智能技术的大力推广?

Hassabis:我们正在使用AlphaGo系统的变体来服务其他行业,其中一种变体应用于医疗行业,我们正在着力解决蛋白质折叠的问题。

生物学研究一个重要的课题就是蛋白质如何折叠成3D结构,因为3D结构将决定蛋白质在体内如何工作和反应,患阿尔海默氏症的病人或许就是因为蛋白质的折叠方式错误。

生物学家和制药公司希望能取出一个氨基酸序列,然后根据其中的基因序列判断3D结构会是什么样子,这样就可以令药物研发加速5到10年,而实验室通常都要几年的时间才能搞清楚这些结构。

 

我们希望将AlphaGo的算法来模拟这些蛋白质的折叠,目前还没有实现,但是从初期结果来看很有希望,可能再过一年就可以提供给制药公司,通过虚拟的方式,模拟针对某些蛋白质药物的设计,用来治疗各种疾病。

7

 

主持人:下一首歌是什么呢?

Hassabis:我选择了Daft Punk的一首歌。我非常喜欢他们的最新专辑《Random Access Memories》,我认为这张专辑的主题是AI或者计算机、机器人获得了意识的觉醒,然后谈起了时间过得飞快,简直不能相信,我去年就已经40岁了。

主持人:看看你对自己的生活都做了什么。

Hassabis:实际上,我把这首歌当成自己40岁的生日歌。

主持人:刚才我们听到的是Daft Punk的Motherboard。

你提到了AI可能对很多重要的领域都有帮助,比如说阿尔兹海默症的研究。我忽然想到,你的妻子的一名研究阿尔兹海默症的研究人员,你们会一起工作一起研究吗?

Hassabis:是的,我们经常讨论怎样加速科学发现的过程,AI在其中扮演怎样的角色。现在人口老龄化加速,照顾老人的成本越来越高,我们急需做出一些新的发现。

主持人:你对于家长有没有什么建议?比如说那些天赋异禀的聪明孩子,你对他们的家长有什么建议呢?

你这么聪明,理应是个惹人讨厌的人才对,但你并不是。今天我和你坐在这里聊天,发现你真是个温暖、开放、周到的人,又非常谦虚,愿意和我们这些普通人交流。

你是怎么成长为一个这样的人的?家长该如何帮助智力超群的孩子融入这个世界?

Hassabis:如果我有这样的孩子,我会让TA从小对这个世界进行大量的探索,积累丰富的经验。

让孩子对某一领域进行深入的探索、发展专长是好的,但我不会排斥其他领域。生活如此丰富,你需要参与到其中的方方面面。

现在我想教给孩子的技能,是学习的能力,而不是具体学到的东西。

孩子该学会的第一件事,不是为了上学,而是了解自己:你怎样做最好、想要什么、你的梦想是什么,会为什么而激动。这些,都是需要孩子自己探索发现的。

主持人:奥巴马在卸任演说中提到了“文化个性化”,说随着我们的计算机,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进步,人们能按照最适合自己的方式生活,偏见随之而来,人与人之间的联系也越来越弱。

你会担心这个问题吗?

Hassabis:我同意这种说法,但我认为一切技术都可能带来这个问题,可能我们现在使用的互联网、手机也有这个问题,AI也会。

 

人们需要开阔的视野和心态,了解不同的观点,愿意去探索不同的领域,知道如何用建设性的方式来解决分歧。

8

 

主持人:Demis,我真希望我们可以聊一整天,但现在该播放你推荐的最后一首曲子了。这首曲子是什么呢?

Hassabis:这首歌选自《星际穿越》电影,这部电影非常赞,克里斯诺兰是我非常喜欢的导演,我们现在成了好朋友。他和作曲家Hans Zimmer有很多合作,我喜欢Hans Zimmer所有的作品。

我选了《星际穿越》,是因为这部电影和我的最终目标关联紧密,我想理解我们周围的整个宇宙,《星际穿越》的主题正是这样:理解时间、黑洞、我们在整个宇宙中的真正地位。

这正是未来我想用AI做的事。

主持人:刚才我们听到的是《星际穿越》配乐,Hans Zimmer作曲。

Demis,现在我该给你几本带去荒岛的书了:《圣经》、《莎士比亚全集》,你还想带上什么?

Hassabis:这个问题其实很难回答,不过我想说,我要带上《指环王》。我在9岁左右的时候,读过很多遍,书中创造了一个非常美妙的世界。独自一人在岛上生活,可能应该需要随身带一个丰富、深入的美妙世界。

主持人:还带什么呢?

Hassabis:我会带一台单一功能的国际象棋计算机,这样就能下很多局象棋,等我获救离开孤岛的时候,我的棋艺可能会大有长进。

主持人:这8首歌,你最想保留哪一首?

Hassabis:我大概会留下第一首,Vangelis的Tears In The Rain。我完全记得每一句歌词,它是一首优美的诗。

主持人:谢谢你,Demis Hassabis,谢谢你和我们分享自己的荒岛唱片。

【完】

(业余无段)

排名 人数
1【一生¤求道】 7361
2九王寨 3502
3联棋之家 2670
4股票联盟 2008
5他强二加三 1830
6潇湘社 1757
7雪狼谷 1730
8清扬棋友会 1631
9北京棋友会 1626
排名 积分
1时 越 2692
2芈昱廷 2656
3古 力 2654
4柯 洁 2646
5周睿羊 2645
6江维杰 2634
7唐韦星 2629
8范廷钰 2621
9陈耀烨 2619